欲发781亿股A股“补血”重庆银行今日A股上会

重庆银行8月27日上会接受发审委的考验。如果顺利过会,重庆银行将成为今

重庆银行8月27日上会接受发审委的考验。如果顺利过会,重庆银行将成为今年第二家在A股成功首次公开募股(IPO)的银行。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除重庆银行之外,还有17家银行在A股排队IPO(剔除已过会的厦门银行),这17家银行均为中小银行。

有提高资本充足率需求

2015年到2016年,淘宝和京东的核心战略都指向消费升级。淘宝通过重注天猫加固自己的高端化定位,而原本就是自营起家的京东则通过自建物流和加强品控,不断挖深优质购物体验的护城河。

眼见黄老板在其一手炮制的“下沉市场”中做的风生水起,分外眼红的阿里和京东也不免折腰。先有阿里发力聚划算,后有京东上线“京喜”平台,两者纷纷抄起烧钱补贴的传统战术,誓要和拼多多竞逐五环外。

低价战略+背靠腾讯的拼购模式,让拼多多的各项财务指标扶摇直上。

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拼多多却告诉电商领域,分明是有钱限制了淘宝京东的想象力。

阿森纳目前在筹集转会费,力争从马德里竞技签下托马斯-帕特伊。贡多齐是另一个枪手希望清洗套现的球员,巴黎圣日耳曼和瓦伦西亚都曾对他感兴趣,但巴黎如今已经撤出了竞逐行列。

8月23日晚,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及《决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重庆嘉利建桥灯具有限公司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并指定力帆系企业清算组担任力帆股份管理人。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于2020年8月25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改为“*ST力帆”。

至此,生于下沉市场的拼多多似乎心气越来越高,颇有跻身一二线市场,化身如淘宝、京东一般的“主流电商平台”之姿。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拼多多准备就此放弃在五环外积累起来的先发优势。

无独有偶,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目前也处于重组中。

由此不难理解拼多多为何不惜重金也要补贴高价商品,一切都是为了提高客单价。

据此前36Kr报道,2018年Q4,拼多多活跃买家数量已经达到京东的1.4倍,但同期GMV却只有京东的不足30%,毫无疑问,是低客单价限制了拼多多的销售规模,也同时挤压了拼多多的利润空间。

可见只有大规模的烧钱、流血才能证明拼多多在用心做补贴,在用户眼中,拼多多简直是一家在用生命打折的电商公司。

以2018年为例,当年在拼多多平台上已有超过14万家商户来自国家级贫困县,以农产品和农副产品为主,年订单总额162亿元。(来自《拼多多的“扶贫”人设》)

顺道提一下,“五环内外”本也是黄峥发明的说法。

4月,央视新闻联合拼多多开启“脱贫攻坚大联播”;

对农业生产者来说,接入电商的核心诉求无非就是尽可能获得更多利润、操作门槛相对较低。而历来电商助农扶贫的关隘都在于,平台对中低端农副产品商家的资源倾斜有限且市场教育成本太高。

2020年3月,央视联合拼多多进行助农鲜花直播活动;

从历年数据来看,重庆银行的确有提高资本充足率的需求。财报显示,重庆银行2016年-2019年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82%、8.62%、8.47%、8.51%。2020年一季度末,该数据为8.70%,较去年末略有提高。然而,据银保监会数据,2020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88%。

根据拼多多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618期间,拼多多订单数超11亿笔,GMV同比增长超过300%。一位参与了去年618的拼多多商家说,“以为拼多多只是个低配版的聚划算,没想到一脚油门冲到了阿里的大本营。”(来自《“百亿补贴”背后:拼多多、阿里、京东的“三国杀”》)

在寡头相争的时间节点,杭州小伙黄峥一手拿着威斯康星大学的计算机硕士学位,一手拿着在谷歌、游戏公司和电商代运营领域的从业经历,踏入了电商这片业内公认的红海市场,拼多多的神话由此启幕。

根据方正集团管理人2020年8月20日发布的《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重整进展公告》,2020年7月31日,北京一中院裁定对方正集团、方正产控、北大医疗、北大信产、北大资源实施合并重整,并指定方正集团管理人担任方正集团、方正产控、北大医疗、北大信产、北大资源实质合并重整管理人。

当仅用4000多块就可以买到一台正品iPhone 11的时候,相信没几个五环内精英可以逃过拼多多的真香8字定律——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而明眼人也看得出来,拼多多此举摆明了是要侵入天猫、京东的流量领地。

过去三年,拼多多累计产生超过21亿笔助农订单,累计销售109亿斤的农产品,相关交易额更是达到了510亿元,堪称农产品上行的最大电商玩家。

2019年6月1日,拼多多正式宣布启动“百亿补贴计划”,从时间上来说这是在直逼京东主场618。

招股书显示,重庆银行已于2013年在港交所上市交易,本次拟登陆上交所,发行不超过7.81亿股A股,占本次发行完成后总股数的19.98%。重庆银行表示,本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充实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拼多多自成立至今始终没有挣脱亏损泥潭。根据最新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拼多多营收301亿,但亏损接近70亿。从成本结构来看,拼多多主要的支出在于高昂的市场营销费用。

基于此,如前所述拼多多减免营销费用、额外发放助农补贴、公平进行流量分配等做法都相对淘宝、京东更契合农户商家的利益。

为了提升购物体验,拼多多不仅最大限度规避了各种堪比拉格朗日定理的满减规则,直接领券立减;甚至成立了专门的项目组实时比价,确保拼多多补贴的商品可以做到同时段“全网最低”。

如果将时间拉长到过去3年,可以发现拼多多在下沉市场的精力基本都放在了田间地头。

更重要的是,618结束后拼多多的百亿补贴依然没停,且几乎全部集中在苹果、三星、微软等高价数码电子品牌以及lamer、雅诗兰黛、ysl等美妆奢侈品类上。

打造“扶贫人设”是任何一个电商都不容错过的品牌抓手,且这种人设在中央一号文件指出的“2019、2020年是脱贫攻坚关键的关键时期”的政策效应下显得尤其重要。但论立“人设”的基础条件,拼多多则比淘宝、京东都更得天独厚。

这个简单粗暴的商业模型也符合拼多多一直以来强调的C2M(消费者直接对工厂)模式,品类方面代换成农产品,物流方面嫁接当地邮政,最后生成一套将流量倾斜到田间地头的“拼农货”体系。

在实操层面,拼多多通过以直接联合当地供销社,统一供货、走量的方式让盘子快速运转起来,伴随庞大销量而被摊薄的成本使得购买者享受优惠,同时无限压缩的销售成本也让农户有利可图。(来自《拼多多在田间地头疯狂蹦迪》)

5月31日,拼多多参与面向云南四个典型山区深度贫困村的扶贫工作。而早在2019年7月,拼多多就与云南省扶贫办签署协议,计划投入1亿元专项扶贫资金,在云南74个贫困县开展精准扶贫项目。

2019年末,重庆银行总资产突破5000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再增至5112.60亿元。营业收入方面,2020年第一季度,重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3.11亿元,同比增长21.26%。当季,重庆银行实现净利润14.06亿元,同比增长14.1%;归属于本行股东净利润为13.77亿元,同比增长13.7%;平均年化总资产回报率为1.12%,较上年同期上升0.02个百分点。

拼多多虎口夺食的根本原因就是“消费降级”,一套和当时最为流行的消费趋势背道而驰的逻辑。

除亟需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外,令重庆银行头痛的还有其股东问题。

其实价格战的路数没变,只不过这一次拼多多意在“五环内”。

根据重庆银行一季报披露,该行内资股前十大股东依次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重庆路桥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地产集团、重庆市水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南方集团有限公司、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和民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5月,央视boys与拼多多、国美在国家品牌日期间展开双品购物节直播,随后拼多多顺势与国美达成战略合作……

在头部向上轮动的过程中,中低端的商家、产品被逐渐出清,一起被排挤的还有平台最不愿意伺候的“价格敏感型”消费者。毫无疑问,这些被时代尘埃砸得头晕眼花的“低端人口”,最后都稳稳落到了拼多多掌中。

至少从进入2020年以来的品牌动作上可以看出,拼多多已经搭上了更大的一班车,意在拓宽自己在下沉市场的护城河。

重庆银行本次A股IPO之旅始于2018年,历时两年多,重庆银行如今距离成为“A+H股”银行仅一步之遥。

时间拨回2015年,当时传统零售企业线上化转型普遍失利,当当、考拉、唯品会等平台被挤进垂直领域越走越窄。纵观国内互联网电商,唯有阿里和京东两家平台分庭抗礼。

如今,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已将CEO的衣钵传给了公司80后CTO陈磊,正式进入“后黄峥时代”的拼多多早已不是创立时的面孔。

然而内资股前十大股东中,有两家股东并不省心。

没有大牌吞噬流量,也不设额外的店铺运营,拼多多公平的流量环境在短期内成功笼络了大批中小微商家的心。更重要的是,拼多多基于微信生态快速繁殖出的“砍一刀”玩法,不仅帮商家开辟出一片崭新的流量池,并因此占据了做大爆品的有利位置,还借助腾讯这个天然屏障,有效阻隔了淘系竞对的追杀。

事实上,往高处走一直以来都是拼多多必出的一招棋,毕竟客单价过低始终都是拼多多持续增长之路上一块显眼的绊脚石。

本以为2019年的电商领域就要被下沉市场的价格战吞没,没想到此时的拼多多却悄然换了手牌。

2018年,托雷拉从桑普多利亚加盟阿森纳,上赛季在阿尔特塔手下难以获得稳定主力地位,在英超联赛中共有过17次首发。

从假冒伪劣到物美价廉,谁都没想到如今“太委屈自己”竟然成了拼多多唯一的槽点。

报告期内,拼多多营销支出约272亿元,同比增长超过100%。营销费用占营收比高达90.67%,该比例远远甩开淘宝的10.6%和京东的3.7%。

2020年618预热阶段,拼多多显得格外“佛”。

资产规模突破5000亿元大关

招股书显示,2017年拼多多订单总量为43亿单,日订单量超越京东;GMV达到1412亿元,京东取得这个成绩用了6年,阿里则整整用了10年。而此时的拼多多距离其成立只过了不足3年。

总而言之,背靠“扶贫人设”,拼多多不仅一扫2018年左右由套牌、山寨、假货堆砌起来的“拼夕夕”污名,成功从五环内舆论场全身而退,还真正意义上走入五环外并俘获了平台用户的心。

从品牌角度来说,拼多多在扶贫助农的方向发力营销更容易为自身争取更多权威资源的关注与扶持。

不得不说,这样的成绩已经足以让那些将拼多多视为“三无产品倾销平台”的五环内精英自惭形秽,至少大多数只会从伦理层面批判拼多多的行为都显得极为幼稚。

资产质量方面,2017年至2019年,重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5%、1.36%、1.27%;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10.16%、225.87%、279.83%。2020年第一季度末,该行不良贷款率1.27%,与上年末持平;拨备覆盖率292.31%,较上年末上升12.48个百分点。